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山城妖妇
山城妖妇

  那年,我作为公司总部的代表,参加重庆一家摩托车企业举办的路演会。当我在首都机场等着飞机到港的时候,我给大冰打了电话。作为我大学舍友里唯一一个生在重庆,又在重庆工作的人,这次难得的相遇自然令我心潮澎湃。

  “喂,大冰吗?我是大个儿!”大个儿和大冰是我俩曾经在寝室中互相的称呼,之所以叫我大个儿,除了我比一般人要高大一些,还因为上大学时,我的性格一直比较耿直。

  “哎呀!你丫怎么想起我来了?现在做什么呢?在北京发财了吧?”大冰的声音还像大学时一样放荡不羁,这令我不由得对和他相见更充满了期待。

  “发他妈什么财啊!不就是给资本家打工吗!”在职场中锤炼了很久的官腔在这一刻灰飞烟灭,我已经有一两年没这么痛快地说过话了,“你丫又干吗呢!

  不会还专职泡妞吧!那玩意不能当饭吃!”

  “去你大爷的!谁他妈专职泡妞啊!我他妈现在是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哎哟,居然做起人民公仆了你!”“哈哈哈……鲁迅先生不是说过吗……俯首甘为什么牛来着?”

  “我*****……孺子牛啊!你丫能再没文化一点吗!”

  “呵呵……不和你丫逗贫嘴了,你小子打电话来干嘛?不会是和大学一样找不到妞,想让我给你介绍点山城美女吧?”“得了吧!我他妈都结婚了!孩子都一岁了!我现在在北京机场,这礼拜要到你们那里开个会!”

  “啊?你丫还说自己没发财?算了……你过来后,我这人民警察就冒着腐败的罪名和你丫在酒桌上再腐败一下好了!”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直到飞机起飞,我的嘴角还挂着笑意。长时间生存的压力几乎让我忘记了人世间的真情流露,这次难得的外出开会似乎给了我这样一个再度回到青春的机会。

  重庆当时恰逢气候宜人的秋季,我从江北机场下了飞机后,那种完全不同于北方的雾气就让我感到了一种如梦如幻的美感。

  “这就是重庆啊……”看着机场窗外雾蒙蒙的天空,闻着即使隔着玻璃都能闻到的泥土芳香,我不由得有点心旷神怡,“怪不得都说四川重庆出美女呢…………看来在这种气候下成长出来的女孩,皮肤不水灵真是说不过去啊。“没时间感慨了,大冰让我到了江北后就给他打电话。

  “喂……大个儿啊……不好意思……队长今天要给我们开会……我接不了你了……晚上!晚上我一定陪你喝死!!”

  “你他妈的真是没谱!算了,反正我下午还要开会,开完会我把我住的酒店地址发给你,你来找我就对了!”

  “好吧!先挂了啊!!”大冰没等我说完,就挂上了电话,看来他还真的很急。

  既然大冰没来接我,我只好自己打车前往目的地了。

  “师傅!请问希尔顿酒店走吗?”

  “不去!”

  “师傅!请问希尔顿酒店走吗?”

  “我这有人!不去!”

  没想到重庆的出租车师傅都这么有个性,让我这个在北京打车打惯了的外地人有点不适应。

  “你要想打车,不要先问去不去,直接坐上去就行了。”一个女人对我说道。

  我转头看这个女人,只一眼,重庆美女多这个概念便在我脑海中强化了至少一百遍。

  只见这个女人穿着一件藕荷色的丝质连衣裙,上半身还披了件纯白的小披肩。

  和北方女人不同,她的皮肤不仅嫩白,而且丝毫没有化妆。微微画了眼线的大眼睛配上略微小巧的鼻子以及薄薄的嘴唇,使她的五官带有浓重的东方美感。

  裸露在高跟凉拖中的双脚如同白玉一般晶莹剔透,乌黑的发丝磐在脑后。

  要不是看到这个女人的眉角隐约有几条皱纹,我几乎被她保养很好的外表给蒙蔽。事实上,这不是一名美少女,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名带着浓厚风韵的美丽少妇。

  “夫……不……太太,谢谢您的提醒,不过我不太习惯直接拉门就进呢…………

  “虽然一时间被眼前的美色冲昏了头脑,但我还保持着职业性的微笑和装逼般的语调。

  “你不是本地人吧?一个大男人还这么腼腆,真是有意思。”

  “太太……你看出了我不是本地人?”早就听说重庆女人泼辣的我,突然被她说是腼腆,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本地人都知道在机场内打车啊,只有你跑到这里来了。”美丽少妇慢慢走到了我的眼前,不同于一般的南方女孩,这个女人不只有着天使般的容貌,更有着高高的个头儿,“你去哪里啊?”

  “希尔顿酒店。”“那正好顺路,我去解放碑那边办点事情。”美丽少妇一抬手,一辆出租车就停在了她的面前。

  “师傅,去希尔顿酒店。”

  “要得!”我依稀看到师傅那双色迷迷的眼睛,不过时间紧迫,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我二话不说就把箱子抬到了出租车的后备箱,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后座上美丽少妇的身边。

  一路上,看着道路两旁错落有致的山城格局,听着出租车收音机放的重庆本地方言节目,闻着少妇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不由得让我心旷神怡起来。

  “重庆真是座美丽的城市呢。”

  “哈哈,你难道以前来过?”

  “没有啊,这是第一次。”

  “那你怎么知道这里美丽呢?”

  “空气好、风景好、人也好。”

  “你是在说我好咯?”

  “哈……是啊,你人好……长……长得也好!”

  “哈哈哈,都说你们北方人忠厚,依我看也是油嘴滑舌的。”

  和少妇相处不过几十分钟,她的乐观开朗和不停的笑声令我印象极为深刻。

  也许这些天生的活泼开朗,甚至泼辣不羁就是老天赐予重庆女孩的魅力所在吧。

  “你到了,就是这里。”当师傅冷冷的话语响起时,我还沉浸在和少妇聊天的愉悦之中,我不情愿地拉开车门,抬头看到了希尔顿酒店这五个大字。

  “那……我们有缘就再见哈!”少妇在车里向我挥着手,脸上依然挂着天真无邪,不应该她这个年龄所拥有的笑容。

  看着汽车再度启动起来,我突然想起还没问少妇芳名,但为时已晚。我一直看到汽车消失在地平线上,才恋恋不舍地走进了酒店。

  路演中,血气方刚的我一直在回味着之前见到的中年美妇,心中也憧憬着未来几天在重庆的生活,毕竟所谓路演,其实就是由发行人所主办的活动,开开会,吃吃饭,再顺便玩一玩是我此行的主要目的。

  可惜好景不长,当沉闷的路演结束时,我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机竟然不见了。

  “完蛋了!怎么和领导汇报工作啊!怎么联系大冰啊!!他妈的早不丢,晚不丢!非要现在丢!!”但是,无论我如何着急,手机丢了就是丢了。最后,冷静下来的我抱着试一试的心理拨通了自己的电话。

  “嘀……嘀……嘀……”没人接听。

  失望之极的我只好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想着要向领导报告自己丢掉手机这事,我突然感觉自己的头变成了三个大。看着已经慢慢暗下来的天色,我连吃晚饭的心情都没有,也不顾晚上的答谢酒会,一个人倒在床上就睡了。

  不知睡了多久,床头的电话突然响起。

  “喂!哪位啊!”丢掉手机加上睡觉被吵让我丝毫没好气。

  “先生,这里是酒店前台,有位女士找您,说给您送东西。”

  “女士?送东西?莫非是白天遇到的美丽少妇吗?”原本睡眼惺忪的我一下子困意全无,混杂着手机和少妇都失而复得的激动心情,我赶忙穿好了衣服,穿着拖鞋就急匆匆地坐电梯下楼。

  在酒店的前台,我看到了白天那个熟悉的身影,只不过此时她已经换上了一身高贵的紫色风衣,看来重庆的夜晚还是有些寒冷。

  “真的是你!”美丽少妇看到我下来,再度露出了足以倾倒众生的微笑,“你下午打电话过来时,我把手机放在包里了,后来按照来电打过来,竟然真的是你。”

  “哈哈……真是不好意思啊……”我看了一眼大堂的钟表,上面赫然显示着十一点四十,“这么晚了还让你帮我送来。”

  “没关系啊,这手机看着也蛮贵呢,丢了太可惜了。”美丽少妇将手机交到我的手上,在接收机那一刻,我闻道了她身上一股纯纯的奶味体香。

  “这么晚了,让我送送你吧!”无论是出于男士的风度,还是出于对于和美丽少妇再度邂逅的激动,我鼓起勇气向她表示着。

  “啊……好吧!”重庆人没有北京人那种扭扭捏捏的矫揉造作,反而给人一种大大方方的亲切感,“不过回来的路你得自己走哦,而且送我的时候要记住路线呢。”

  “好!”看到少妇这么爽快就答应了,我几乎高兴得要跳起来。

  在重庆迷人的夜色下,我们顺着滨江路向着朝天门码头方向走去。看着身边深邃的嘉陵江,闻着一股股吹来的湿润水气,偷瞄着身边并肩而行的高个美丽少妇,再想到失而复得的手机,我不禁暗暗感叹人生竟是如此的美好。

  “你是北京人吧?”美丽少妇大大方方地看着我说道。

  “你听出来了?”知道少妇看着我,我反而紧张得一直目向前方。

  “恩,你说话有种浓重的北京腔呢。”

  “哈哈,我可是老北京啊,而且还是满族人。”

  “满族人吗?”少妇又笑了起来,这次由于距离很近,我清晰地看到她嘴里的一排洁白的牙齿,“我一直对少数民族有好感呢!”

  “真的吗?你也是少数民族?”

  “呵呵……我应该算少数吧……不过是汉族呢。”少妇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忧郁,只不过当时的我即使看见了,也没有太过在意,“你给我讲讲北京吧。”

  听到少妇问到了我的故乡,我一下子来了精神,毕竟在女人面前吹嘘一下是男人的共同爱好。于是我从北京的历史文化讲起,再讲到名胜古迹,人文景点,再讲到老北京和外来人口,最后甚至连交通堵塞,生活节奏快都一一说到。

  “哈哈,你还真是健谈呢,看来北京人果然都很能……那叫什么来着……”

  “侃?”

  “对!就是很能侃!”少妇忽然停住了脚步,“我到家了。”

  看着前面一座高高的建筑,我的心里不由得闪过一丝失落,毕竟每条路都有走完的时候……

  “那……你回去吧……对了,请问姑娘尊姓大名啊?”“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一时间,我分不清少妇这句话是认真的,还是开完笑的,她的笑容似乎和之前略微有些不同。

  “啊……这个……我还要在那个酒店住到几天,毕竟我都给你讲过北京了,这几天你也给我讲讲重庆啊。”

  “我……叫林乐。”少妇的脸上仍然看不出是何种意思,眉宇间似乎带有淡淡的忧伤。

  林乐说完便转身向楼里走去。

  虽然得知了少妇的姓名,但看到她的表情,令我的期待顿时打了折扣。而且,我还没有问她要电话号码,今后该如何联系她啊。

  正当我想叫住她时,忽然手机震动了起来,一封邮件发到了我的信箱里。

  “大个子,你泡妞的手段还真是不太高明呢……不过明天有空的话会我会联系你的,到时候再给你讲。”

  看着这条由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我心中不禁欣喜若狂,我赶紧存上了这个号码,心中对未来的几天再度充满了向往。

  第二日作为本次路演的主承销商之一,我们公司在本次会议中多少还是有点分量,因此作为本公司的代表,从发行人到其他机构的代表对我都还是礼貌有加。

  第二天一早,路演的主办方通知了我这几天的安排。而我虽然依然期待着这次连吃带玩的几天,但实际上一颗心早已不在工作上了。那个叫林乐的少妇给我带来的不同于平凡生活的新鲜感,比起和一大帮官员、商人一起装逼式地互陪笑脸要有吸引力的多。

  由于白天属于自由活动时间,因此我并没有什么必须要参加的会议或饭局。

  俗话说,浮生难得片刻闲,已经习惯于快节奏生活的我此时百无聊赖地躺在大床上,看着电视里放的体育节目,一边享受着难得的轻松,一边还期待着电话能早点震起来。

  “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没说完温柔……”熟悉的《离歌》再度从手机里响起,我兴奋地赶紧拿起电话,听到的却是大冰的声音。

  “你丫他妈的怎么昨晚都不接电话啊!”显然大冰昨天联系我时,我的手机正在林乐的身上。

  “兄弟兄弟……大清早别这么冲动行吗!”

  “*****!我他妈能不冲动吗!你丫不是说好了昨晚喝酒吗,我他妈的还以为你丫被黑社会绑架了!”

  “不是,我昨天手机丢了!”

  “啊?”

  “手机忘在出租车上了……”

  “那你是挺背的……”听我说出了理由,大冰的语气也稍微放缓,“对了,今天我可过不去了,晚上要执勤……明天你什么时候有空啊?”听他说今天没空,我内心甚至还高兴了一下。

  当哥们儿和女人之间做选择时,我向来会碍于面子地选择哥们儿……因此他今天说不来,让更期待和林乐相见的我反而觉得很轻松。

  “哎呀……可惜了……其实……”

  “你丫别装啊……对了,提醒你件事情,最近这边治安不太好,你自己出门时可要多注意。拜拜!”

  “好的,你也多保重,拜拜!”挂上电话后,我又给父母、老婆和老板报了平安。

  说真的,我老婆属于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好女人,我父母以及我个人对她也是没有一丝的不满。在这边对于艳遇的憧憬和我一直以来对家庭的责任其实并不矛盾。毕竟我一直比较本分,从来不想家外有家,但在绝大部分男性心中,艳遇和外遇恐怕还是有本质的差别。

  虽然我非常想立刻就能接到林乐的电话或短信,但直到晚上答谢酒会开始,我也未能如愿。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这话用在我身上再合适不过,直到其他公司的人叫我一起去吃饭,我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整理好西服领带,前往希尔顿酒店的大饭厅。

  晚上,在发行方总经理郭总的主持下,各路人马齐聚饭厅。旁边琳琅满目的好酒和身边扎堆的“成功人士”让我多少有些不自在,虽然已经在圈子里混了几年,但我还是保留着一些少年时的血气方刚。

  不过,正当我心不在焉地吃东西时,斜对过的一个亮丽的身影让我几乎惊讶地叫出声来。

  林乐,真的是她!

  此时她正身着华贵的晚礼服,举着酒杯和旁边的几位“政府要人”们谈笑风生着。今天她乌黑的长发垂顺在肩头,头上还佩戴了亮丽的发饰。手腕上的CH ANEL和脖子上CARTIER的项链都彰显着她身上无穷无尽的魅力,那不卑不亢的一颦一笑令围在她周围的众多男士们几乎神魂颠倒。

  不过,原本看到她应该高兴的我却犹豫着是否要过去和她打招呼。如果说昨天和她的相处给人一种清新之风,今天的她则处处散发着华丽的魅力,但这种魅力也让我这个为老板打工的年轻小子难免自惭形秽起来。

  最终,我还是没有选择去找她,毕竟那些和她聊天的男人们,比我都大了不只一级两级。作为以后可能的生意伙伴,我还是不要在这种场合因为女人和他们产生隔膜的好。

  在饭厅的大阳台上,我手里拿着一杯酒,看着远处一片片错落有致的夜景,年轻人患得患失的心情再度浮现起心头。不过没等我失落多久,那个熟悉的天籁之音又从我的身后响起。

  “大个子,怎么一个人在这喝闷酒啊?”我转过头去,看见林乐正笑呵呵地看着自己。夜色下的她显得格外的清丽脱俗。

  “啊……想不到……在这里会再见啊……”林乐估计看出了我脸上的神色不对,她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慢慢走到我的身边,拿起我的杯子,喝了一口酒。

  “哎……说真的,到了现在我还是喝不惯这些洋酒啊……总觉得有股涩味……

  “林乐明亮的双眼此时直视着我,”我们要不要……换个地方喝两杯?“”啊?”

  林乐的话有点出人意料,第一时间我想到的是,也许这个女人想给我介绍点这里的名流,“不用了……我这人不太喜欢人多热闹。”

  “谁说人多了,就我们两个。”

  作为一个置身于高端名利场的女人,居然邀请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单独喝酒,这虽然是男人的荣幸,但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林乐看我半天没说话,柔声柔气地说道:“其实我也不喜欢人多,那样生活的好辛苦,大个子……下个决心哈……”

  “毕竟不是学生了,怎么能在美女面前过度的失态呢。”我赶忙调整了一下情绪,装出一幅绅士的笑脸道,“好吧,地方你挑。”

  “好,保准你满意……”林乐放下杯子,挪动脚步向前走去,“还有,你昨天那样傻乎乎的挺好,别老装出一副老男人的风流倜傥。”

  “……”

  夜晚,在重庆路边的小店,穿着明显不搭调的我们坐在一个有九子方格的火锅前,一边喝着青岛啤酒,一边吃着让我辣到鼻涕横流的涮菜。林乐并没有履行约定给我讲重庆的风土人情,反而是我再度捡起了老北京的话本,从满清十二帝一直讲到了未来二十年。

  “干杯!!”当我反应过来之时,我俩已经喝掉了至少一箱啤酒。之前的三个小时我们到底说了什么已经想不起来,只记得在我越说越遛的北京话中,林乐笑得越来越无拘无束。

  “你有老婆吗?”林乐此时满脸红晕,用脑袋枕着自己的胳膊,斜着头看着我说道。

  “有啊……我老婆还不错……”也已经喝到头脑不灵活的我脱口而出,当时也没想她听到后会有什么反应。

  “呵呵……想不到一个有老婆的男人和一个有老公的女人可以聊得这么愉快呢……”林乐的表情似笑非笑,而俯下的胸口处露出了一道雪白的乳沟。

  “你有老公啊……像你这岁数的女人这么晚不回家行吗?”

  “哼!你们北京人瞧不起我们重庆女人!”

  “没有啊!”

  “呵呵……你是不会懂一只笼中小鸟的感受……”林乐忽然摇摇晃晃地从座位上站起,对着身后喊道,“幺妹,结账!”

  我们两个东倒西歪地走出了小店。几乎没有任何的交流,我们仿佛心有灵犀一般的将胳膊搭在一起,也仿佛心知肚明一般地向希尔顿酒店缓缓走去。

  “呼……你可真的不轻啊……”当我把林乐摔在床上时,自己也变得气喘吁吁起来。

  “哈哈哈……累着了吧……我可至少130斤呢……”林乐似乎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正在一个陌生男人的床上。她慢慢侧过身体,弯着腰将自己的一条大腿搭在另一条大腿上,让她迷人的臀部曲线展现在我的眼前。

  “呵呵,毕竟你个子高嘛……哪像我啊,自从工作了之后,那肚子就像吹气球一样被吹了起来。”我一边拍着自己的肚子,一边坐到了她的床边,激动的心情让我连说话都略微有些抖。

  “我喜欢你的肚子……男人的大肚子看起来很性感……”此时此刻我已经不知道林乐到底是喝多了,还是真的发骚了,总之她的眼神既没有昨天的清澈,也没有酒会上的高贵,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迷离和诱惑。

  我试探性地将手伸到林乐的胯部,隔着裤子抚摸着她硕大浑圆的屁股。即使有布料相隔,我仍然能感觉到她屁股上柔嫩的手感。一般女人的屁股,你对着中心往下按,一定能按到每个人都拥有的臀肌,但林乐的屁股仿佛一团空心的棉花糖,厚厚的脂肪让我的手根本无法按到底部。

  也许是重庆女人天生的敢爱敢恨吧,林乐一边用手抚摸着我的肚腩,一边索性掀起了自己的裙子,让她那两瓣白花花的屁股直接面对我的淫手。

  有人说喝多了之后硬不起来,我对这种观点持保留意见。在我看来,酒后的男人虽然未必持久,但是在面对某些激烈的刺激时,那是一定硬得起来的。而且由于酒后人们的力气很大,因此在性爱之时往往能爆发出比平时更强的力量。

  林乐的手慢慢从我的肚子移动到了我的裤子。在我的小帐篷上轻轻地抚摸。

  从她抚摸的力度和速度来看,我不禁感叹熟女毕竟是熟女,神情的媚态以及床上的技术实在不是那些黄毛丫头能够比拟得了的。

  此时她的眼神突然对上了我,我看到她的眼中充满了迷幻的神色,精巧而厚实的嘴唇微张,胸口则因为兴奋而不断起伏着。

  “大个子……你要了我吧……”我一把扑到了林乐的身体上,让她完全承受着自己高大而肥胖的身躯。她双臂揽着我的脖子,闭着眼睛将我的舌头吸进她的嘴里,用自己的舌尖在我的舌苔上不停地打转。双腿则自然地分开,用力夹在我的屁股两边,隔着衣服感受着我的铁棒在她黑丝内裤上地摩擦。

  此时在酒精和情欲的作用下,我也变成了一只野兽。我一边狂吻着林乐的唇,一边用手解开了自己的皮带,两条腿相互用力,将裤子一点一点向下脱去。

  林乐也变得像一只母兽,她的双手也努力解开着自己的上衣,两条腿则踢住我的裤腰带,帮我将裤子向下脱去。

  月光之下,林乐美好的身体呈现在我的面前。粉嫩的脖颈、雪白的双臂、浑圆的乳房以及黑樱桃般的乳头都挑逗着我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更要命的是,林乐的腋下没有刮掉腋毛,肚子上还累起了岁月积攒出的一层层脂肪,这些正好符合我的审美。

  我突然俯下身子,将舌头对准了林乐的一层层游泳圈和小小的肚脐就添了下去,同时双手扣住了她的乳房根部,规律地上下抖动起来。

  “不要舔那里啊……”林乐在我的玩弄下身体不规则地摇摆起来,双手则死死地抓住了两边的床单,将她浓密的腋毛暴露在我的一双淫眼之前。

  “想不到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不刮腋毛啊……而且身上还藏有这么多下流的肉肉……”

  “讨厌……明天我就把这些处理掉……”

  “别啊……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人了……天生的变态样……”

  “我看你才是变态胚子……”林乐说完突然推开我,然后一把坐到我的肚子上,拉开我的胳膊,对着我毛发浓密的腋下就舔了下去。

  天哪!这么一个美若天仙的熟妇竟然在给我舔腋下!

  从来只尝试过一般性爱的我不由得发出了如同女人一般的呻吟声。而当我两个腋下都湿淋淋之后,林乐又将舌头转战到我的乳头上。她的舌头好像一条灵动的小蛇,绕着我的乳晕快速地画着圆圈。

  也许是被我一个大男人的淫叫所刺激到,林乐此时的脸上百分百都是兴奋淫荡的表情。但她并没有如我期待的那样继续舔上我的鸡巴,或者直接分开腿套坐下来,而是坐直了身子,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林乐……怎么了?”快感突然中断的我睁开双眼问道。

  “大个子……你……喜欢不喜欢我……?”

  “怎么问这个了?不喜欢能和你现在这样吗?”

  “那……你喜欢我什么?”

  “迷人的外表……还有!我喜欢你的微笑,那让我感觉很温暖。”

  “那……假如我与众不同呢……或者说……我不能算一个真正的女人……你还会喜欢我吗?”

  “难道林乐子宫切除了?”听着林乐的话,我一时只有这样的想法,但毕竟只是露水夫妻,何必计较那么多呢。于是我使出了上学时对小女生所说的话。

  “无论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你,而且保证喜欢的要命!”林乐虽然没有答话,但在依稀的月光下,我看到了她流出了两行清泪。

  林乐默默地将手放在自己内裤的侧面,解开了系在一起的带子。随着外面黑丝内裤的脱去,我看到她里面还穿着一条布料内裤,而在布料内裤上赫然浮现着一根鸡巴的形状!

  在这一瞬间,我的酒劲一下子醒了大半。人妖这个词语以每秒钟一百遍的速度闪现在我的脑海中。虽然以前经常上网看些人妖的视频,但自己真正第一次面对,还是难免有些震惊。而且网上的人妖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男人的影子,可眼前这个从说话、神情、体态,到乳房、大腿、屁股都无比女性化的美女居然也是人妖?

  也许是我态度得突然冷却让林乐看了出来,她一下子从我身上跳了下来,眼泪也是流了满脸。

  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美丽熟妇,我不禁心中大软。这个东方国度的男人显然不如西方开放,对这些第三性总是报以偏见。其实这些人妖往往比真正的女人还有女人味,而且具体到林乐身上,除了胯下那根男人的东西,她身体上其他每一个部分无不是女人中的极品。

  “别瞎想!”我不顾林乐的挣扎,一把将她拉入自己的怀中,“其实我在家时也经常上网看些人妖的视频文章呢……对于你的身体,我只有无尽的爱慕,绝对没有任何偏见。”

  听到我这么说,林乐明显高兴起来,她转过头,破涕为笑地说道:“谁是人妖啊!我明明是纯粹的女人!”

  “对对……不过你现在这样更性感呢……”我一边用舌头舔走林乐脸上的泪水,一边将右手伸到她的内裤里。

  看到我要摸她的鸡巴,林乐下意识地伸手去阻挡,但她的速度哪有我快。我没等她反抗,便用手摸到了她那条软软的肉虫。

  由于刚刚的波折,林乐的鸡巴只有一半勃起,但已经因兴奋而自己褪下去的包皮以及龟头上一层滑滑的粘液都表示着她刚刚的确很兴奋。

  我伸出舌头,舔着林乐敏感的耳廓。同时左手抚摸着她柔软的肚子,右手则伸出手指在她的龟头上慢慢滑动。

  在我细心地爱抚以及龟头上传来阵阵快感的刺激下,林乐肥美的肉体再度产生了欢愉地颤抖。她的左手伸进自己的内裤,按住我的手,让两人的手一同在她的鸡巴上玩耍,右手则背过身体,抚摸着我已经勃起到钻出内裤的龟头。

  在我俩互相的爱抚下,林乐的鸡巴已经完全勃起,而我的鸡巴则已经硬到了有些疼痛。

  林乐忽然躺到了床上,一边指着自己的嘴,一边嗲声嗲气地说道:“人家想要你……我们互相……”

  “呵呵,想要什么?还互相的?”其实心领神会的我已经头冲下慢慢测躺在她的身边,但为了好好逗逗这个美人妖,我故意让自己的小帐篷离林乐的脸有一点距离。

  “你讨厌……人家想要你的……也想让你要我的……”

  “想要我什么?说具体点?”我突然屁股一顶,将帐篷顶到了她的鼻子上,“美人……我的味道如何?”男人内裤上的淫靡气味显然刺激了林乐的性神经,她再也不顾任何形象,一把脱掉了我的内裤,将脸深深地埋在了我的鸡巴上,同时大声说道:“好闻啊……男人的味道就是好闻……我想吃你的鸡巴!!还想让你也玩玩我的鸡巴!!!!!”

  其实林乐内裤上的点点水痕以及不同于女人的淫水骚味都深深地刺激着我的鼻腔,而在她突然爆发出如此热烈的举动时,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耐性。什么男人的鸡巴、男人的睾丸……这些在我眼中全他妈是扯淡!我眼前明明是一条女人的鸡巴和女人的睾丸!

  我一把拉扯下林乐的内裤,只见在林乐下体浓重的阴毛包围下,那根不同于男人的纯肉色鸡巴傲然挺立在我的眼前,上面鲜红色的龟头和一根根浅浅的青筋此时都显得格外的耀眼,那两颗皱褶不多的嫩白睾丸更看得我是欲火中烧。

  “林乐,你的鸡巴真好看……而且比一般男人的都粗壮哦……”兴致盎然的我早已忘了所谓的伦理道德、礼仪伦常,在不断用粗俗语言挑逗林乐之后,我一把扑到了林乐的身上,将自己的啤酒肚压在林乐柔软无比的大奶子上,同时撅起屁股将龟头对准了林乐的嘴。

  “你的玩意真的好黑哦……而且也好大好大……”林乐张开了饥渴难耐的嘴唇,一口气包住了我的大半根鸡巴,同时左手套弄着我的鸡巴根部,右手在我的睾丸上挠来挠去。

  看着眼前这根圣洁无比的鸡巴,感受着自己胯下传来的一阵阵疯狂的快感,我突然觉得眼前的人妖一点也不恶心,尤其这根男人的阳具不但不会让我看了难受,反而更激发起了我的淫欲。我索性也学着A片里的动作,张开嘴含住了她的龟头,同时一只手玩弄她的睾丸,另一只手撸着她的鸡巴根部。

  一时间,房间里不断地传来嘴巴嘬鸡巴以及吸溜口水的淫靡响声,在酒精的作用下,我俩越吸越使劲,越吸也越快。但同样是在酒精的作用下,我们都感觉自己的鸡巴不能过于持久,几乎马上就要在对方的嘴里爆发出来。

  “大个子……不……好老公……乐乐不行了……乐乐下流的大鸡巴要射精了……”林乐嘴里含着我的鸡巴,含糊不清地浪叫起来。同时她的屁股本能地一下下向上顶起,显然是要到射精的阶段了。

  “乐乐!不!骚婊子!!射出来啊!!老子也射给你!!!”也逐渐快到高潮的我双手托住林乐的屁股,让她的耻骨紧密地贴在我的脸上,让我的鼻子深深地陷没在她的阴毛森林里。同时我开始摆动起臀部,将林乐的嘴当做阴道,大力地向下抽送起来。

  林乐在我的大力深喉抽插下,眼泪和口水被插得四溅出来,屁股向上顶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当我感觉到自己的舌头上传来咸味时,我拼命张大嘴,将她的鸡巴全部吞在自己的喉咙里,同时用手按住了她的会阴。

  “呜呜呜!!!!!!射了!!!!!”林乐的鸡巴在我的嘴里射出了浓浓的精子,同时她用双手牢牢扒住了我的屁股,嘴唇用力勒住了我的鸡巴根部,让经受不住如此刺激的我一下子一泻千里,将自己的子孙液奉献在了她的嘴里。

  高潮过后,本来就喝了很多酒的我们都躺在床上不停地喘息着,我们将嘴唇碰在一起,互相交换了口腔里最后一点自己的精子。说真的,不论是她的精液还是我自己的精液,喝起来都没有那么排斥,反而有种温馨的感觉。

  “你现在还会说喜欢我吗?通常男人射了之后就不认账……”“呵呵……我当然还是喜欢你了……”我边说,边用另一只手弹了一下林乐软软的鸡巴,并在她的额头上深深一吻。

  “谢谢你……你是个好人……”林乐显然很是感动,她的腿也伸过来搭在了我的身上。

  感受着林乐哪都柔软的身体,以及那条小巧的鸡鸡在我胯骨上的触感,我心中也是丝丝的甜蜜。很快,已经喝多了的我俩就先后进入了梦乡。

【完】